你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欧元或难取代美元成为全球首要储备货币

2020/8/28 10:54:50      点击:

美元指数在近期呈现出震荡下行的态势。近期欧盟复苏基金的通过则在一定程度上提振了市场对于欧洲一体化以及欧元区经济复苏的信心,为欧元的走强提供了支撑。与此同时,美国经济复苏步履蹒跚,经济基本面对美元的支撑力难言乐观。美联储继续保持的低利率和“鸽”派态度,也对美元产生下行压力。


新冠肺炎疫情在3月于全球范围内暴发,市场对于美元流动性的迫切需求,一度促使美元指数越过102的高位。然而,美元高歌猛进的走势未能持续。随着美联储向市场注入大量流动性,缓解了“美元荒”,叠加美国在疫情防控方面的不利举措以及市场对于美国经济复苏前景的担忧,美元指数在近期呈现出震荡下行的态势。截至8月25日,欧元对美元日内上涨0.41%,报收于1.1835美元,8月24日曾触及1.1965美元,为2018年5月以来最高。


而由于欧元对美元出现明显升值,市场中甚至出现了欧元将取代美元成为全球首要储备货币的声音。


从目前的情况看,现在做出这样的判断还为时过早。不过,近期欧盟复苏基金的通过确实在一定程度上提振了市场对于欧洲一体化以及欧元区经济复苏的信心,为欧元的走强提供了支撑。与此同时,美国经济复苏步履蹒跚,经济基本面对美元的支撑力难言乐观。此外,美联储继续保持的低利率和“鸽”派态度,也对美元产生下行压力。


当前,美国与欧元区都面临着疫情防控与复工复产之间的平衡,虽已有起色,但复苏之路并非一片坦途。在疫情防控方面,美国部分州每日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数量已有所下降,但疫情防控形势依然严峻。欧洲疫情出现反扑,新一轮疫情扩散出现,各国防疫措施也在重新升级。一旦疫情二次暴发或经济数据不及预期,美元与欧元都将面临下行压力。


欧元走强长期趋势难持续


7月以来,欧元对美元升值约5%,美元指数下挫超过4%。中国银行研究院研究员赵雪情在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欧元对美元呈现持续升值态势,既有欧元的“主动作为”,但更多是美元走弱的被动结果。美国疫情再度加速蔓延,经济复苏力度显著放缓。尽管三季度美国经济有所复苏,但强劲程度逐月放缓,就业、消费等高频指标在低基数效应下爆发式增长后趋于回落,企业破产激增,财政赤字不断扩大,美国经济强劲“V型”反弹的可能性已然降低,压制美元指数走势。


赵雪情表示,美国货币政策料将进一步宽松,致使美元汇率显著承压。考虑到对经济前景的忧虑,美联储将长期维持宽松货币政策立场,在接下来的杰克逊霍尔全球央行年会及美国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会议上或将释放货币政策框架信号,推动实际利率下行。长期超低利率前景,进一步推动美元指数走弱。此外,全球风险投资情绪回升、美国政局的不确定性、第五轮财政刺激计划迟迟无法推出等因素,也对美元指数走势形成一定的抑制作用。


数据显示,欧元区8月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初值为51.7,小幅低于预期52.9和前值51;法国8月制造业PMI初值为49,前值52.4,复苏势头有所放缓。不过,欧盟推出的7500亿欧元规模的复苏基金在一定程度上成为一种泛欧洲财政政策,弥补了欧元区“货币统一、财政分立”的“跛脚”结构性缺陷,增加了市场对于欧元这一统一货币的信心,并成为支撑欧元上行的重要因素。


然而,欧元走强的趋势难以长期持续。赵雪情分析称,欧元汇率上扬将面临四重“天花板”。一是欧洲疫情正在卷土重来,主要国家新增确诊病例再度反弹,疫情反复风险将制约欧元表现;二是欧洲经济前景存在不确定性,叠加固有结构性问题、内部分歧等因素,欧洲经济复苏步伐可能不及预期;三是欧元对美元过度走强不符合欧洲央行主观意愿与政策目标,基于刺激经济、改善通胀等考量,欧洲央行“不支持”欧元大幅走强,可能进一步加码宽松抑制欧元长期过快上涨;四是困扰欧洲的老问题依然存在,英国脱欧协议谈判陷入僵局,达成协议的最后期限将至,硬脱欧风险再度上升,制约欧元走强势头。


全球货币格局短期难以根本改变


另外,美联储为应对疫情对经济的冲击而实施的接近零的利率以及“无上限”量化宽松政策,使美元与其他货币之间的利率优势缩小,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其对投资者的吸引力,同时也在消耗着美元的信用。与此同时,美元在全球外汇储备中所占比例近年来不断下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数据显示,美元在全球外汇总储备中所占比重从2017年一季度的64.7%,降至2020年一季度的约62%。因此,有观点认为美元的全球首要储备货币地位或将被削弱,而欧元则可能成为替代其全球货币地位的重要角色。


对此,赵雪情认为,总体来看,欧元不存在替代美元成为全球首要储备货币的可能性。从收益角度考虑,欧元长期陷入负利率,美元处在正常利率区间;从安全角度考虑,欧元存在自身固有结构性问题,特别是近年来欧洲一体化进程遇阻,欧元长期存续性一度受到质疑,难以超越美元单一主权货币成为首要储备选项;从历史表现考虑,1999年以来,美元在全球外汇储备中份额长期持续高于欧元超过40个百分点,除非重大利益变化与国际格局变迁,否则欧元无法超越美元国际地位。当然,随着全球大国博弈加剧,地缘政治风险上升,一些受美国制裁威胁的国家,如俄罗斯开始增加欧元、人民币等储备,替代美元资产持有,但这并未从根本上改变全球货币与外汇储备格局。